柏林的科学技术史研究与教学

张柏春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北京100010)

关键词
:柏林 科学技术史 研究 教学

摘 要:德国柏林主要有两个从事科技史研究与教学的机构。马普科学史研究所是联邦政府资助的研究机构,致力于理论视角的科学史研究。它下设三个研究室和图书馆等服务机构,各室有稳定的研究方向和项目,固定岗位明显少于流动岗位。柏林工业大学的哲学、科学理论与科技史研究所承担研究与教学两种任务,教学分为基础和主修两个阶段,每学期的课程分为授课和讨论班。研究所下设中国科技的历史和哲学组。

    50年代,中国科学院建立了专门从事科学史研究的机构,它发展为自然科学史研究所。80年代,在少数高等院校出现了科学史研究所或研究室。1999年,上海交通大学和中国科技大学分别创办了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在这种科技史的建制化过程中,有必要了解国外类似机构的情况。本文旨在介绍德国柏林的两个从事科学史和技术史的研究与教学机构,即马普科学史研究所(Max-Planck-Institut für issnschaftsgeschichte)和柏林工业大学(Technische Universitaet Berlin)的哲学、科学理论与科技史研究所(Institut für Philosphie,Wissenschaftstheorie,Wissenschafts-und echmkgeschichte)。

一、马普科学史研究所

    德国的马普学会(Max-Planck-Gesellschaft)是联邦政府资助的国家级科学研究机构,类似于中国科学院。它的前身是威廉皇帝学会(Kaiser-Wilhelm-Gesellschaft)。1998年马普学会已有74个研究所,包括科学史研究所[1]。

    根据马普学会评议会1993年3月的决议,学会在1994年3月组建成科学史研究所[2]。科学史和科学理论是马普学会1994年的研究重点之一[3]。按照马普学会的构想,研究室的负责人组成所长委员会,其中一人担任执行所长。所长委员会的成员轮流出任执行所长,任期三年。最初的所长委员会由Jürgen Renn教授、Lorrance Daston教授和Lorenz Krüger博士组成,每人负责筹建一个研究室,Renn教授任首任执行所长。现任的执行所长是Daston教授。每位所长有一两名秘书。

1. 学术目标与方法

    研究所致力于理论视角的科学史研究,探讨历史发展中的科学思想与知识的获得,以及它们同科学的文化、技术与社会背景之间的相互作用。这是历史认识论所关心的问题仅([4],PP.l-2)。

    各研究室都瞄准"历史认识论"的构建。基于专门的学科史的细致研究,历史认识论调查研究诸如"数"、"力"、"运动"、"基因"、"有机体"、"场"等科学思想的基本概念的发生和进化,以及"描述"、"可能性"、"因果关系"。"实验"、"演绎"、"决定论"和"客观性"等范畴和实践。"。这些"球形的"概念研究,鼓励跨学科的比较分析和综合化,为超越学科史所得的结论打下了基础。这种研究的方法论根植于人文学科,特别是根植于对人类文化和认知的研究,涉及到文化史和认知科学的方法([4],PP.l-2)。

    关于科学发展的理论尚未被系统地与历史研究的结果对照。当认知科学与心理学的方法和结果,以及有关概念发展的哲学理论能够弥补狭义科学史的不足时,特别是当科学史能够达到解释思想过程时,科学史就为克服现有理论方法的限制作出了贡献。历史认识论不仅把社会科学和认知科学的模型和方法补充到科学史的传统方法中,而且还探求那种超出案例研究的理论上的一致性。

    为了扩展跨学科方法的基础,研究所发展了一种新的原始文献利用和处理方法,包括利用新的信息存储和恢复的媒体技术。现在,网络上的电子档案能够使学术界方便地得到珍贵的历史文献。

2.研究室与研究领域

    研究所注重那些大学不易做到的研究,设立长期的研究部门和项目,聘请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学术背景的学者参与项目。根据以上学术目标,研究所分为三个研究室。

第一研究室

     1994年3月,在Jürgen Benn教授领导下开始工作。主要研究自然科学的知识系统的结构变化(包括科学思想的认识结构)、基于经验和文化条件的结构独立性、个人思想与机构化的知识之间的相互作用。目前的研究领域是(l)精密科学的发生:古代文明的数学思想的历史重构;(2)经验科学的发生:经典力学起源的重构;(3)科学中的学科结构和整体的理论基础的变化: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史的研究。

第二研究室

    1994年9月,Daston教授开始领导该室。主要研究认识论范畴的历史,如证明的变化形式和标准、科学事实的竞争形式和科学的客观性。目前的研究领域是(l)数学和科学证明的历史;(2)17世纪以来科学客观性的实践与思想,特别是形象化技术;(3)比较文化和历史视角下的自然的道德权威。

第三研究室

    1996年9月,该室在Hans-Joerg Rbeinberger教授领导下开始工作,主要研究科学创新的条件。目前的研究领域是18-20世纪的生物医学:(l)实验的历史与认识论;(2)认识的对象与空间的历史;(3)概念形成的历史的语言实用学和生命科学理论的应用。

另有三个独立的研究组:Ursula Klein博士领导的化学和生物学的历史和哲学研究组、H.Otto Sibum博士领导的科学的实验史研究组、马普学会史研究组。后者类似于中国科学院的院史办公室。

3.研究项目

    每个研究室通过精心设计的项目来实现研究所的学术目标。选择什么项目,主要由三位所长决定。他们注重那些大学不容易实施的项目,如长期的项目、跨文化和地域的综合研究项目。每个大项目被分解为若干子项目和阶段性的课题。研究所要向马普学会报告大的项目,申请经费。

    1994年第一研究室的项目是:(l)经典力学发生中的实践经验与概念结构的关系;(2)牛顿《原理》的原始文献;(3)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的发生;(4)进化论生物学的概念形成;(5)经典科学的哲学综合。力学史的研究目标是探索经典力学发生中的实践知识和理论知识的作用与相互关系,包括两个方面:分析伽利略时代的科学文献和工程师的论著中的概念,以便重构思想模型及其历史框架;重构经验的经典力学的演绎结构的发生([4],pp.13-21)。

    1994年第二研究室的项目是:(l)科学经验的分类;(2)科学客观性的历史;(3)科学中的妇女:威廉皇帝学会的女性科学家([4],pp.23-26)。
大项目一般没有固定的期限,这有利于克服短期行为。研究室逐步深化对研究领域和项目的阐释,反映了项目的进展和认识的深入,以及项目的灵活性。1996-1997年,三个研究室的项目被调整为如下内容([5],pp.33-152):
   第一研究室:(1)经典力学的科学-精神模式发生中的实践经验与概念结构的关系;(2)近代科学知识的综合与分化之研究;物理学和生物学;(3)科学发现的动态模型。电子研究工具和数据库的开发是项目实施的重要手段之一。
   第二研究室:(l)科学经验的分类;(2)科学客观性的历史;(3)演示、证明和检验。1998年以后,补充了(4)科学的角色和(5)自然的道德权威。
   第三研究室:(l)实验的历史和认识论;(2)知识的目标和空间的历史;(3)概念形成的语用学,理论在生活和医学中的应用。
目前,Klein博士的研究组有两个项目:(l)19和20世纪化学和生物学的分子式、模型和影像;(2)18世纪化学的文化,涉及到花园、兵工厂、研究院的化学,车间和实验室的色彩。

    马普学会主要靠联邦政府资助,部分经费来自州政府。马普科学史研究所90%以上的经费来自马普学会,每年大约有1200万马克。这些经费保证了全所的正常运转和项目的实施。

    学术带头人的项目较多,工作头绪较多。但是,研究所的研究方向和项目的稳定性有利于研究人员持续地专心做工作。

    项目的目标是不断解决学术问题。论文、调查研究报告、专著等反映了项目实施的具体成果,特别是阶段性成果。研究人员发表(出版)的论著在1994年为49篇(或部)([4],pp.57-63),1995年有201篇(或部)([6],pp.135-160),1996-1997年共有390篇(或部)([5],pp.277-324),1998年达到233篇(或部)([7],pp.27-56)。少数研究人员一年发表的论文超过10篇。除专著、在刊物上发表的论文以外,研究所还印刷本所的系列研究报告(Preprint)。至今已印制了139种。研究人员在不同场合所做学术报告也被视为有意义的工作。

    马普学会每年都组织评估研究所的项目。每个项目每两年被评估一次。评估者是学会主席批准的一个国际委员会,其成员是研究所之外的专家。他们要向学会主席递交评估报告。研究所的项目负责人必须说明项目的进展和成果。如果项目被评估为不合格,经费马上被削减。项目内的个人业绩评估,主要由主管所长根据实际工作量来掌握。有的研究室要求每年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

    除了研究工作以外,研究人员还开展其他学术活动,如组织学术会议,为大学开课。马普科学史研究所每两周举行一次全所的学术报告会,由三个研究室轮流安排报告会,报告人是本所或所外的学者,所外学者大多来自其他国家。报告和报告后的讨论共持续两个小时。Renn教授在洪堡大学(Humboldt-Universitaet zu Berlin)兼职,在研究所为大学的研究生开课。Rheinberger教授在柏林工大兼职,开课。Daston教授是美国人,她在美国的一所大学兼职。

    通常,小型专题讨论会(Workshop,symposium)比较灵活并富有成效。仅1996-1998年,研究所的研究室或课题组就举办了28个专题讨论会。

4.服务机构

     为研究服务的机构有图书馆、计算机服务部和行政人员。

     图书馆的工作包括搜集主要的科学史文献、电子出版物、缩微胶片、光盘、电影资料,为研究人员提供加工文献的工具,与其他图书馆联网,搜集网上信息和资料,统计与汇编本所人员出版的论著,编研究所的《年报》([4],pp.39-41)。图书馆的购书量逐年显著增加,目前已有近3万册藏书,以及1万多份历史文献和手稿的缩微胶片。在133种定期或不定期出版物中,科学史、技术史和医学史的核心期刊占53种,科学哲学有8种,史学理论、思想史、科学学各一种,通讯和评论(Newsletter,Review,Nachrichten)达29种,其它期刊则涉及到前沿科学、信息技术、图书馆等领域。研究人员都有图书馆的钥匙,在夜间和周末均可借阅书刊。团书馆定期向新来的人员介绍如何利用馆内资料,并通过电子邮件及时向全所的研究人员提供科技史论著的最新信息。

     研究所图书馆与一些著名图书馆、研究机构和出版商建立了联系或合作关系。研究人员只要写出书刊的名称、出版时间和地点等,图书馆就能够从德国或其他国家为他们借来书刊,或复制他们所需要的内容,所用经费由研究所负担。这为研究人员带来不小的便利,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在图书采购方面,图书馆十分注意研究人员的意见。
图书馆馆长Urs Schopflin先生属于研究人员的固定编制。除了图书馆的业务之外,他还从事科学传播、文献接受过程和科学史编史学研究,参加研究人员的学术活动。6位馆员都有大专图书馆专业学历,掌握必需的业务技能和语言。

     全所的工作人员都有计算机,利用计算机做工作、交换信息。计算机服务部的3个人负大管理和筹划计算机系统,全面支持项目和行政事务,建设网站并与外界合作。
另外,有8位行政人员,负责全所的行政事务,包括后勤服务和邮政服务等。

5.人员构成

    通过公开招聘,研究所的所长选择和录用工作人员。所外人员可以申请工作位置和奖学金。申请者可以获得与研究所鼓励的研究项目有关的资助。为了纪念故去的Krüger博土,研究所设立了"历史认识论奖学金Lorenz-Krüger -Award)"。

     1994年底,研究所有23个固定的工作位置(不包括博士后和访问学者),其中仅有9名研究人员。1995年3月、研究所有博士后3人,访问学者8人([4],pp.3-5)。

     1995年底,固定位置变成了47个,有23位研究人员、33位年轻学者和访问学者([6],p.7)。1996-1997年,工作人员增加到83位,有92位年轻学者和访问学者在研究所工作([5],pp.17-32)。1998年访问学者的人数为91人([7],pp.11-19)。2000年4月,全所共有160多人。其中,约50人得到了固定的工作位置。在105位研究人员中,多数属于非长期合同制人员、访问学者和奖学金领取者。只有27人得到了固定的研究人员岗位,其中有7位教授。29位访问学者均有博士学位,他们当中21人是教授。外来研究人员中最多的是做博士后研究的年轻学者,有37位。几位在大学注册的博士生也在研究所跟随导师做研究。

     马普科学史研究所的基本任务是进行学术研究。大学的科技史机构既要做一些研究工作,又要承担教学任务,培养人才。

二、柏林工大哲学、科学理论与科技史研究所

1.机构设置与任务

    在德国,只有兼具理工和人文等学科的高等学校才能称作"大学",其经费由所在州或市的政府提供。柏林是德国拥有大学最多的城市,有三所大学。柏林工大原来是一所著名的工学院。它在1946年增设人文学科的系和研究所,发展成一所以工科为主的大学。哲学、科学理论与科技史研究所设在传播和历史系。这个研究所在80年代中期开始进行技术史和科学史的研究与教学。现有9名教授、13名讲师和其他教职人员。其中,从事科技史研究和教学的教授有如下5位:
    Eberhard Knobloch,数学史;
    Wolfgang Koenig,技术史,主编《技术史》杂志(德文);
    Hans Poser,科学哲学、技术哲学和数学史;
    Hans-Werner Schütt,化学史;
    Hans-Joerg Rheiberger,生物化学史(兼职教授)。

    除了开展学术研究外,研究所的教授和教师还承担科技史的教学工作,培养科技史专业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研究和教学的领域包括从古代到20世纪的数学史、技术史、化学史、物理学史和现代科学社会史,以及科技史理论。研究与教学的重点是19和20世纪的科技史,特别是德国的科技史。研究所的结构使科技史与哲学、科学理论相结合。校和系的图书信藏书以德文为最多,英文次之,其它文字的书较少。传捷和历史系图书馆有一套《四库全书》。

    德国大学要求攻读人文学科的大学生必须修一门主科和选修两门副科,理工科大学生至少要选修一门人文学科课程、科技史可以作为主科,也可以作为副科。攻读科技史专业的学生要另选副科。有的攻读非科技史专业的学生把科技史选为副科或人文学科课程。

    德国大学的课程分为授课(Vorlesung)和讨论班(Seminar)两种形式。前者如国内的授课,教师讲,学生听,主要面向低年级学生。后者是德国大学的发明,主要面向高年级学生(研究生)。讨论班的每次课为两小时,上课的学生一般在20人以内。在讨论班的第一次课上,教师介绍课程的内容和要求.为学生开列参考文献。学生阅读参考文献,自己选择一个题目,撰写一份报告。从第二次上课起,学生逐个做报告。在教师的主持下,由一名学生讲自己的报告,然后是其他学生的提问和讨论。课后,学生要修改报告,交给教师评分。

2.课程设置

    科技史专业的学习分为两个阶段。在基础课程阶段,对学生的训练包括:1)概括了解科技通史;2)了解科技思想和理论的发展,以及它们同人文、社会和经济史之间的关系;3)认识一般通史和专门史的问题和方法;4)熟悉第一手文献、第二手文献和其它文献辅助工具;5)培养在文献中发现问题的能力和以历史眼光进行解释和编排的能力;6)培养对问题进行联系性描述和评论的能力[8]。通过了中间的考试,学生进人以扩充能力和知识为目的的主修阶段,以研究为导向的讨论班逐步将学生引向独立的学术工作。

     在基础阶段,以科技史为主科的学生必修以下课程:1)科技通史(分为4段);2)科技史初级讨论班(Proseminar,3段);3)科技史方法初级讨论班;4)学科史与文化形态;5)在听课、练习、初级讨论班、专题讨论会和参观课中自选10种。以科技史为副科的学生必修下列课程:l)科技通史(分为4段);2)科技史初级讨论班(Proseminar,3段);3)科技史方法初级讨论班;4)科技史编写问题讨论班;5)学科史与文化形态;6)自选听课、练习、初级讨论班、专题讨论会和参观课。

     在主修阶段,以科技史为主科的学生必修以下课程:l)科技史编写中的理论模型;2)科技史课;3)技术史讨论班(Hauptseminar);4)科学史讨论班;5)科技史基本问题讨论班(Seminar);6)社会史视角的科技史编写讨论班;7)科学概念和术语讨论班;8)科技史的专题课;9)原始文献发掘和编辑技术;10)科技史专题研究讨论会;11)在参观、专题讨论会、讨论班和听课中自选若干。以科技史为副科的学生必修下列课程:1)科技史编写中的理论模型;2)科技史课;3)科学史或技术史讨论班;4)科技史基本问题讨论班,或社会史视角的科技史讨论班;5)科学概念和术语课;6)在参观、专题讨论会、讨论班和听课中自选若干。无论是把科技史作为主科还是作为副科,学生都要再选修哲学、历史学、社会学和文学等相邻学科的课程。

     除了科技通史和科技史方法等基本课程以外,教授和讲师们以自己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灵活地为学生开课。有时,教师带学生到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纪念馆等场所上课,请有关专家做讲解或报告,让学生现场了解如何利用文物和档案。校内外的教授和讲师组织的"科技史的新研究"系列讨论会也为研究生提供了学习机会。

3.课程实例

     下面,笔者举例介绍几个学期的科技史课程和少数相关课程。

     1993年夏季学期:科技史(中世纪)、技术史(1760-1880年)、微积分和分析的历史、近代早期化学史、地球物理学史、科学仪器史、技术和大规模旅行的出现、娱乐的技术化、世界观转变中的科学和技术、科技史方法导论、科学哲学、数学的哲学、技术和伦理学、历史上艺术与科学的相互影响[9]

     1993/94年冬季学期:科技史(15/16世纪)、技术史(1880-现在)、经典宇宙学、伽利略、美国技术史的经典著作、化学史(16-18世纪)、电化学和电冶金学史、近现代纺织工业和时尚、伦琴射线100年、信息科学史、近代科学史的进化概念、科技史方法导论、青年莱布尼兹的哲学、作为思想和生活形式的技术、科技史的哲学问题专团讨论[10]。

     1994年夏季学期:科技史(17/18)世纪、技术史(古代至1350年)、17/18世纪的科学、19/20世纪数学的基础、浪漫主义的物理学、科学与性别角色、制造技术、技术原料的来源、食品和享乐品技术史、对工业与消费协会的评论、技术哲学[11]。

     1994/95年冬季学期:科技通史(1800年-20世纪中叶)、科技史方法导论、数学中的无穷尽难题、19/20世纪的数学史、古代化学和炼丹史、机械一体化的历史、哥白尼学说的出现与传播、电和磁(1600-1820年)、技术转变中的劳动实践与过程、古代的自然哲学、科学-技术-艺术的解释-结构-相互作用、科技博物馆和陈列馆门[12]。

     1995年夏季学期:科技史(古代)、中世纪的科技史、技术史(1350-1880年)、Johann Beckman(1739-1811)-工艺学和技术史、工业时代的石煤和褐煤、德国的传播和研究机构(19/20世纪)、20世纪的住宅技术史、技术哲学、科学理论导论、科学发展的模型[13]。

     1995/96年冬季学期:科技史(古代晚期-14世纪末)、技术史(1880年-现在)、科技史方法导论、化学史(16-18世纪)、19世纪化学的主要问题、近代早期的技术革新、关于合理化和大量生产的新文献、探险旅行和制图学的历史、技术发展与全球化、科技史学者的古语言解读、19世纪(德国)科学的组织形式、莱布尼兹、作为哲学家的爱因斯坦、技术和伦理学[14]。

     1996年夏季学期:科技史(中世纪和近代)、古代的技术、技术史(古代-1350年)、数学史(古代)、炼丹史、文艺复兴时期的数学与自然科学、科学技术研究院与学会、17-18世纪作为科学的化学、19世纪文艺作品中的科学技术、19-20世纪小型企业的技术、德国与美国技术发展的比较、技术与经济、技术与广告、技术史和博物馆陈列造型、数学哲学[15]。

     1999/2000年冬季学期:古代的科学技术、科技史(19/20世纪)、技术史(1880年-现在)、科技史方法导论、科技史的古文献、化学史、生物学史、信息科学史、女性物理学家。纳粹时期的技术、柏林的交通史、石灰和水泥业的工业考古、耐火材料和燃烧理论、科学理论、科学哲学、宗教与科学[16]。

     科技史专业的学生还可以选修历史专业的课程,比如1999/2000年冬季学期历史专业开的历史的方法、史料的阅读与解释、历史学家的职业训练等课程。

     结束主修阶段的学习之后,学生要完成硕士学位论文。如继续学习科技史专业,那就要攻读博士学位。通常,博土生不再修课,只须在4年或更长的时间内写出学位论文。作论文的时间如此充足,有利于保证论文质量。

     自1993年以来,在大众汽车基金和柏林工大的资助下,研究所设立了中国科学技术的历史与哲学组(Arbeitsstelle für die Geschichte und Philosophie der chinesischen Wissenschafts-und Technik),聘请欧洲和中国的教师为少数学生开课。课程包括中国科技史、中国天文学、中国数学、中国物理学、《考工记》、中国钢铁技术史、中国科技的文化历史背景、基督教与17世纪的中国科学、莱布尼兹的中国手稿、中西文化与科学的联系、中国的欧洲图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技术政策、中国科技的哲学、中国的科学概念、中国哲学史、中国思想家、道家与科学、中国佛教、中国传统思想中的语言和逻辑、古代汉语。维快(Welf H.Schnell)博士负责这个组的日常工作。这里先后资助了6名奖学金生,他们都以中国科技史为研究对象来撰写博士学位论文。1998年8月,这里主办了第八届中国科学史国际学术会议(The 8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the History of Science in China)。

     在3万多名在校学生中,专攻科技史专业的研究生毕竟只是一小部分。在1995-1996年,有58名男生和39名女生学习科技史专业,其中以科技史为主科的学生不占多数(同[8])。此外,还有一些学生选修科技史课程。科技史教育显示了其完善学生素质和教化的功能。

     大学只为科技史学者提供少数的工作位置。这个专业的学生毕业以后到博物馆、档案馆、图书馆、科技管理部门、出版界和新闻媒体等领域谋职。

     整个柏林市的科技史学者形成了自己的学术交流圈子。马普科学史研究所把全市的研究所、大学和其它机构的科技史学术报告统一编人系列的小册子,其中列出了报告人、报告题目、时间、地点。例如,1999年10月至2000年12月大约安排了150个学术报告,有的报告人来自德国的其它城市或其它国家,地点在研究所、大学、图书馆、博物馆、纪念馆或其它机构[17][18][19]。

     柏林工业大学和马普科学史研究所先后与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建立了合作关系,取得了成效。


参考文献:

[1] Generalverwaltung der Max-Planck-Gesellschaft Jahrbuch 1998, Veroeffentlichungen,Verlag Vandenhoeck & Ruprecht.Goettingen,1998.
[2] Generalverwaltung der MPG, Max-Planck-Gesellschaft zur Foerderung der Wissensvhaften e.V.,Jahreshericht 1994,Muenchen,1994.p.160
[3] Generalverwaltung der Max-Planck-Gesellschaft Jahrbuch 1994, Veroef- fentlichungen,Verlag Vandenhoeck & Ruprecht.Goettingen, 1994. pp. 446-448.
[4] Max-Planck-Institut für Wissenschaftsgeschichte,First Annual Report,1994.
[5] Max-Planck-Institut für Wissenschaftsgeschichte,Annual Report, 1996-1997.
[6] Max-Planck-Institut für Wissenschaftsgeschichte,Annual Report, 1995.
[7] Max-Planck-Institut für Wissenschaftsgeschichte,Annual Information about the Institute's Activities1998,1998.
[8] Geschichte der exakten Wissenschaften und der Technik,Informationen zu Studiengaengen an TU Berlin,Technische Universitaet Belrin,1996.
[9] Technische Universitaet Belrin,Vorlesungszeichnis,Sommersemester 1993,1993,pp.118-124
[10] echnische Universitaet Belrin,Vorlesungszeichnis,Winteremester1993/94,1993,pp.126-131
[11] echnische Universitaet Belrin,Vorlesungszeichnis,Sommersemester1994,1994, pp.128-134
[12] Technische Universitaet Belrin,Vorlesungszeichnis,Winteremester1994/95,1994,pp.78-81
[13] Technische Universitaet Belrin,Vorlesungszeichnis,Sommersemester1995,1995, pp.86-90
[14] Technische Universitaet Belrin,Vorlesungszeichnis,Winteremester1995/96,1995,pp.95-100
[15] Technische Universitaet Belrin,Vorlesungszeichnis,Sommersemester1996,1996, pp.93-96
[16] Technische Universitaet Belrin,Vorlesungszeichnis,Winteremester1999/2000,1999.
[17] Max-Planck-Institut für Wissenschaftsgeschichte,Wissenschaf-und Technikgeschichte,Terminkalender für die Region Berlin, Nr.18,Oktober 1999.
[18] Max-Planck-Institut für Wissenschaftsgeschichte,Wissenschaf-und Technikgeschichte,Terminkalender für die Region Berlin, Nr.19,januar 2000
[19] Max-Planck-Institut für Wissenschaftsgeschichte,Wissenschaf-und Technikgeschichte,Terminkalender für die Region Berlin, Nr.20,April 2000..


本文发表在<自然辩证法通讯>, 2000年第5期